T_T陌木

杂食生物,冷cp爱好者。偶尔吃点随大流的热cp。最近热爱杀戮跟踪,不慎落入全职猎人巨坑。yys非酋一枚。 曾经喜欢的圈子还是很喜欢,某天圈冷了,要走的终是留不住。大家走了以后,蹲在坑底不知是离开还是留守。

一场翻到三把枪,可能网易掉率问题吧?暗搓搓说(来找我玩儿啊)

[无授权翻译][Hannigram]Alter 转化 第一章

蛰居异境的Zelingx:

作者 luvkurai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29505/chapters/2278474


译者 Zelingx   Beta Zelingx的第二人格


食用前警告_(:зゝ∠)_
ABO背景,Alpha!Hannibal,Alpha!Will->Omega!Will
(总之这篇就是很黑的老汉各种设计诱导茶杯从A变O)


传送门
CH 1 | CH 2 | CH 3 | CH 4 | CH 5 | CH 6 | CH 7 | CH 8


=====================================================


摘要
上帝,因其身为一种博大且事务繁多的存在,在对WillGraham进行分类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Will本应生为一名omega——Hannibal的完美伴侣。神的失败之处,Hannibal会去改正,并让他臻于完美。


作者的话
我已经创作这部同人小说超过六个月了。去年夏天这个想法最初出现的时候,还只是对于剧中Hannibal搅乱Will生活的种种行径的(个人)诠释。如今这个故事发生了极大地演变,但仍旧保持着这一元素。Hannibal在原作中是个可怕的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也是同样。我给故事标了dubcon,但其中展示出的控制情节也完全可以被当作noncon来阅读。
话是这么说,我希望你们能够享受它。构筑它的工作量真的很大,但回报也是实实在在的。


译者的碎碎念
对这个A->O梗蛮有兴趣,读了开头觉得似乎可以细读一下,就擅自决定翻译了(单纯只是读文的话,译者的读法就太不求甚解、太靠意会脑补了2333)其实之前已经读完全文了,然而今天细细翻译还是被第一章结尾惊到了Σ( ° △ °|||)︴“不,我印象里这篇老汉不是这样的啊,不然我就直接弃文了啊”的感觉ww 一章末时老汉的发言现在在我看来是有点过火,但是看后面倒是还好。大概因为通篇都在布局抓难以控制的小茶杯,倒数第二章才成功,我读到尾声还在期待这只是小茶杯将计就计想反抓老汉而已(等等)
然而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这章能不能在捞上活下来(点蜡


=====================================================


第一章


(摘要)那么……这事进展如何?你扑灭了火,还是就让他陷身火海? 




办公室外的敲门声打断了他对于最近一次猎杀那颇具艺术性的追思——那是一位对服务精神缺乏足够理解的餐馆老板。他从这位女性beta身上取走了内脏,把遗体挂在了她自家餐馆的冷库里。她的肝在涂过松露橄榄油后经过炙烤,又被搭配以他自己独创的改良版塔博勒色拉配方。将素描本收好后,他打开房门然后发现Will Graham站在外面——整整早到了一个小时。


“William,” 他点头致意。尽管相当清楚现在的时间,他仍低头扫了一眼手表。“我没想到你会在七点前来。”


“我希望这没造成什么麻烦,” 他答道,微微偏着头,明显是在装作对远处的办公室有兴趣的样子而避免必要的眼神接触。“我刚好——到了附近?”


不太可能,但Hannibal侧让了一步,让他的朋友、病人以及同事走进了房间。


“我带了酒。”


Hannibal接过伸过来的瓶子。商标是他认识的——Will或许还记得曾经被Hannibal招待过这酒,知道它会受喜爱。“你不必带酒的,但是谢谢你。”


这是一瓶产自新西兰的Sauvignon Blanc*。Hannibal有些被Will对酒的选择触动了,更令他触动的是Will为他花费的心思变多了。
中文译名 长相思。 又译作白苏维翁、苏维翁白


当瓶塞被拔出,浅黄色的酒液注入两个无梗杯,Will也落座于他常坐的一把皮椅上。弯腰将水晶杯轻柔地放在Will身旁的桌面上,Hannibal清晰地捕捉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味,就像他嗅到的酒中的醋栗和青椒的香气一样清晰。


与Hannibal相同,Will Graham是一名alpha,因此他的信息素浓重到足以让Hannibal那受过训练的鼻子从一直以来沾染在这个男人衣服上、皮肤上的Old Spice*的恶味中将其分辨出来。这潜藏着的气味本是他自身对Hannibal发出的警示,从而令对方主动采取行动将自己赶出他的领地。有趣的是,从进化论和社会学两个角度看来,人性已经发展到了不再轻率地攻击对手的阶段,取而代之的,则是双方会成为熟人且无争议地共处于相邻的居所。
* 宝洁旗下的一款止汗露/爽身护理液


但Hannibal认为自己与William的关系不仅仅是熟人而已。Will会对着Hannibal说些不会告诉周围旁人的话,他会正式地称呼他为‘Lecter博士’而非更亲近的‘Hannibal’——但他们是朋友


“今天是什么事让你来到巴尔的摩,William?”他问道,一方面是为了推进对话,同时也是为了将Will从他那似沉思又似醉酒的沉默中拖出来(他在五分钟内就已经喝掉杯中的大部分酒了)。


Will稍稍歪了下头。 “好吧,其实我不是在附近。我只是——我需要谈谈,然后我想到如果你有空的话……我应该给你电话的,或者就是在停车场等着,我没想那么多。抱歉,真的。”


“你的早到并非一个麻烦,Will。我不忙,而且看起来你亟需陪伴。”当Will再次陷入沉默的沉思中时,Hannibal继续道,“恕我冒昧,是什么事令你如此急切?”


“呃……我也许不该说这事,但是……”手指穿过棕色的卷发。发丝慢慢弹回原位的样子暗示着Will自昨天起就没时间洗澡,还出了好几次冷汗。 “管他的。是关于新案子的事儿。Freddie Lounds还没捕捉到风声,所以你可能也还没听说。有一个男人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北,在大城市停留然后……屠杀alpha-omega夫妇。结合过的夫妇。”


“至今为止他袭击过哪些地方?”他希望这位讲师也能回答那藏在他话里的问题,即受害者的数目。


“呃……有一对在哥伦比亚,一对在罗利,昨天还有一对是在里士满。”


“总共六人。这是在多长时间内?”


“哥伦比亚那次是在一周前。他转移得很快。而且这六个只是我们已知的。哥伦比亚的那次作案……看起来不像是第一起。Jack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是我……” Will的音量渐低,自顾自比划着毫无意义的手势。


“死因是什么?”


“各有不同。有的是失血过多。其他的是心脏或肺部的刺伤。我之前说过,他是在屠杀他们。把他们堵在巷子里然后大概是……砍他们直到——噢天呐。” Will的脸色苍白,他被某些东西纠缠折磨着,可能与凶手的杀人方法毫无关系——Will Graham 看起来几乎总是越来越糟。


“当你站在凶手的角度时,你被眼前所见的事物煽动了。” Will虚弱地点了点头。


“他当时——他那么愤怒。怒火满溢,然后全都化作了仇恨。他不只想要杀死那些情侣,他想要毁掉他们的所有。” Will停顿了,而Hannibal注意到他粗重的呼吸声、滚烫的脖子和面庞。Will,在这一刻,接收到了凶手的全部愤怒。“他恨他们入骨。”


Will握着酒杯的力度极大,Hannibal想到也许不一会儿杯子就会碎在他手中。轻柔地,他探身过去问道,“有什么线索吗?”


这似乎起了作用——Will的手放松下来,他的体态也是。他靠回椅背上开始梳理各个目击者提供的贫弱证词,如果它们能算得上是的话。很显然除了微弱的呼喊外,没有人看或听见任何值得急匆匆跑过来查探的异常。命案发生在夜里,但这始终是在公共场所。很不走运,没人听到尖叫或大喊。


“他是个alpha,” Will说道。 “Jack说这没法确定,但是我——我能感受到。没有别的理由能够解释他身上散发出的所有这些侵略性精神了。”


完全出于巧合,Will的案子正好撞上一个已经在Hannibal脑中酝酿了数周的惊人想法。这个想法在他和Will会话时煎熬着他,在他会见其他人时让他分心。它萌生于大约一个月之前,那时Will带着满身惊惧的汗水来找他,他的荷尔蒙和alpha信息素旺盛,随着天使制造者一案的推进达到顶点。通常来说,alpha会排斥其他alpha的气味,但是Will的气味是……可以忍受的。实际上,不仅仅是可以忍受的程度。而现在,Hannibal 发现自己开始想象那种味道,那像是松树、燃烧着的柴火还有烟熏威士忌的感觉,混合成难以抗拒的甜美。令人陶醉。温暖又醇厚,慢慢在他的皮下蔓延,到了让他想洗也洗不掉的地步。


Omega的气味。


Alpha与alpha之间的(情人)关系并非闻所未闻之事(虽然它们往往是短暂的,像是连接着通往正当结合的关系的大道的十字路口),Hannibal可以简单地以与Will建立这种关系作为目标。他们会体验粗暴的性爱,很难在争夺控制和插入的权力的斗争中控制自己不去野蛮地伤害对方。他们会互相标记,以假装有着彼此结合的能力为乐。他们会操干压倒对方,百无禁忌,而不会让alpha信息素荒谬地败了他们的兴。但这不是Hannibal想从那个人身上得到的。他想要Will Graham 服从于他,基于无法逃避的天性。当结合热掀起的欲火在他的血管中翻涌时,他会因为洞里塞着他的老二而颤抖,然后渴求更多。在夜里,他愉悦地想象着一个更依赖他、更甜美的Will Graham,他会因为Hannibal而在睡梦中满足地低呜。当他独自坐在餐桌上时,他想象出一个被宠爱着的、腹部臃肿的Will Graham坐在他对面,因为身孕而困倦无神。他想象着自己把肉一口口压到他的唇上,用肉汁涂满他的唇瓣,然后吻掉以品尝其中带着甜味、混着雌激素的信息素。一种特意迎合Hannibal的味道和气味。


只是现在想想而已,他就几乎要在裤子里胀大了。特别是当Will站起来帮他们二人的杯子满上酒,因而必须与他错身来完成这一动作时。


当Will坐回原位时,他的后背“砰”的一声撞上椅背,头也疲惫地向后仰去,他一反常态地放任自己与Hannibal对视。Hannibal已经不是第一次惊讶于Will生为一名alpha而非omega是种多么曲折糟糕的命运。这个人清瘦、面容俊俏还神经质,这些特质看起来与alpha的专注和气味格格不入。如果Will生为omega,他就能够与alpha结合并为强健的臂膀所保护,信息素的气味会给他提供一个可以躲避来自世间和他脑中的恐怖的安全的“家”。他能够在他的alpha的庇护下安然入睡,不用再走出家门回望自己灯火通明的房子,像被湍急水流环绕的一叶扁舟。


正是在这一刻,他们的alpha气息在两人之间交融,Will的脖颈毫无防备地暴露着,他们的眼神在昏暗的房间里交锁,正是在这一刻Hannibal意识到了自己必须做的事情。


上帝,因其身为一种博大且俗事繁多的存在,在对Will Graham进行分类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Will本应生为一名omega――Hannibal的完美伴侣。神的失败之处,Hannibal会去改正,并让他臻于完美。他会保护这个人,从最底层开始培育他。一旦他的齿痕万无一失地印在了Will的肉体上,他会保证他永远幸福。他,作为一名alpha,会让Will比任何omega所能想象的都要幸福。


此刻,Will最终中断了和Hannibal的目光交汇。他的面颊上有一丝红晕——Hannibal不确定这是因为酒还是因为沉重的空气。极可能两者皆有。


“你怕吗,Will?” 在将近五分钟的僵硬沉默后Hannibal问道。这个问题很笼统,意在给Will一种似乎在询问他对于案子的看法的印象,但实际上那是Hannibal最不希望听到的东西。


Will摇了摇头,用拇指搓着眼皮,他喝了一大口酒后站了起来开始在屋内踱步。 “不太怕。也许有一点。我觉得我之前只是有点被惊到了。也许情况不像我想的那么严峻……我以前也出过错。”


很少, Hannibal想,但没有说出来。Will在牡鹿的雕像旁驻足,正如他平常的习惯(Hannibal对此一直相当懊恼),手指抚过一侧的鹿角。Hannibal平缓地自我暗示那是一件出自著名苏格兰艺术家之手的贵重藏品,试图控制自己。站起来走到书桌旁。趁着Will似乎在全神贯注地欣赏他的半成品画作,他将手术刀和铅笔从素描本上移开后翻开了封面。当那个人动了的时候,他再次合上了书然后转过身看向他。又一股alpha信息素扑面而来,他必须克制自己冲向前去的渴望。他想知道Will是否对他的存在也有着相同的感受。他对此存疑;Will似乎永远都在受罪,但却不是因为别人散发出的气味。Hannibal怀疑自身更发达的嗅觉、自身更富攻击性的天性暗示着自己是更强大的alpha。如果他们生活在石器时代,Will会有一大堆事情需要担忧。他很幸运,Hannibal极度地想要他,而且想要彻底了解得到他的方法。


然而时不我待——他和Will都是未结合的alpha,Hannibal有自制力,能在必要时把持住,但他没办法控制Will。想到Will会在街上追逐一个omega的气味,然后盲目地求爱……简直令人勃然大怒。


Hannibal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他会做一切必要的事情,以确保Will是独属于他的。他的结合了的伴侣,除此以外什么都不是。


那天更晚一点的时候,Hannibal开始继续他多年前仅因其自身的学术兴趣而进行的几项研究。从alpha到omega的转化算不上困难。反方向的转化需要身体主干改造、辅助能量储备以及肌肉合成,毕竟没有肌肉的alpha可谓无用。但是对于alpha来说,尤其是像William这样柔韧的alpha来说,转变成omega只要解决荷尔蒙重分配问题而已。六个星期的注射式荷尔蒙替换疗法就能完成这个戏法。一份用雌激素、孕激素和稀释的雌二醇异构体调配而成的鸡尾酒,Hannibal想,应该就可以成功。他可以先从微量开始,逐渐增加到最大剂量,这样Will就不会吓得立刻去找其他医生。荷尔蒙的变化会修正Will的alpha性格、解决结合的问题(以及omega信息素对他的吸引力)。剩下的问题,像是身体上的变化和性取向,会随着多米诺效应依次自己发生。Omega只在这种方面特别简单,他们的很多独特组织结构都跟他们的激素水平联系在一起。


他将无法生育,至少在经过恰当的手术之前不能生产,但这事不用着急,等到他们结合之后,Will的新本能就会渴望着怀孕。然后,他就很容易被说服了。这种手术只能在黑市做,但并非无人知晓,不过倒也不会因此获罪。只要当局相信Will Graham身上的转变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他就不会被逮捕,而Hannibal会引导着Will去相信这一切。再说,那时候他已经结合过了,因此,这是Hannibal独自承担的责任。


这晚剩下的时间里,他一直在打电话咨询那些愿意帮他保密的曾经的同事们。他可以想象他们会怎样想他,净问些alpha变omega的变性问题。 而对于某些问了太多粗鲁问题的人,Hannibal宁肯放弃得到他所需要的信息,作为回报,他将他们的名片转移到了他菜谱旁边的一个小盒子里,以用于之后的约会。


=====================================================


传送门
CH 1 | CH 2 | CH 3 | CH 4 | CH 5 | CH 6 | CH 7 | CH 8

遇猫

真美啊

旅夜途:

 { 草木庭院圣茉夏娜植物园 }

副本-存档-07.02

观光团成员:兔子、阿C、我、蓝蓝子(一对百合一对基!)

-

咸鱼好久没整理图了_(:з」∠)_当然,进度慢也是一个原因。

感谢咱们观光团给我这个好好拍照的机会凑人不容易特别缺T还好碾压,

路上打怪1分钟截图1小时,拍到手软

试了系统自带的几个滤镜,感觉冷色系最适合了!!后半部分可以用暖色系也好看,不过本来的幽冷色调更有感觉!

一起旅行:

旭途记:

【瑞典-斯德哥尔摩 | Sverige-Stockholm】

被称为世界最美丽首都之一的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她就像是一座漂浮在岛上的城,而我最爱的就是在老城中闲逛。那中世纪风貌和古老的建筑极易勾起人们的怀旧情怀,走过小巷就如同穿越时空隧道,慢慢体会你会感受到那无处不在的隐隐散发出的历史感。

好美

一起旅行:

-Yun-0.Tokoto:

日本第二峰「北岳」全景,这地方秋天的时候更美一定要再去一次。

小佐:

入了全职坑,马上来搞事! 
和好基友@nap_一年一次改名不用就浪费掉  

一起开了脑洞,梗直白的是【40℃的夏天炒鸡热!】 
第一次更新不小心认真画了多了些(。)


接下来的主题想和大家一起搞事,从微博转发中每200随机抽1位喻黄粉来私信【关键词】组合(2-3个),相当于点图,达成数量公布下次主题。 大家有兴趣产生脑洞的碰撞吗!!
PS.暗搓搓说玩不起我们就亲友内部黑箱自嗨啦

 

微博在这里,大家来玩一发不!!!(哭喊)

//weibo.com/1869009555/Fe2IInBru


PS顺便求下    大家指点loft这边怎么点梗更好?因为没办法统计!求大家支支招?

慢食堂:

文艺吃货青年:

【美味粥合集】9款粥的详细做法!分别有明虾粥、排骨粥、鱼片粥、牛肉粥、鸡肉粥、皮蛋粥和南瓜粥等等!特别适合老人孩子吃哦